隆科多把钱藏在寺庙里,雍正听闻后,冷笑:做贼心虚了?

公元1722年十一月十三日也,畅春园里由寂静转为喧闹,这一夜,康熙驾崩,传位于皇四子胤禛,即为雍正帝。当天夜里,按照康熙的布局,负责传诏的人,是步军统领隆科多。而且,隆科多始终站在雍正的立场上,帮雍正度过了最惊险的时刻。雍正登基后,对隆科多心存感激,晋升隆科多为总理事务大臣,不久后又授吏部尚书。隆科多一时权倾朝野,风头盖过了老臣马齐,当时地位在隆科多之上的大臣,唯有怡亲王胤祥。

隆科多出身名门,他的父亲佟国维在康熙一朝被人称为“佟半朝”,佟国维不仅学识渊博,而且他的两个女儿都嫁给了康熙,其中一个还被封为孝懿仁皇后。雍正小时候,就是孝懿仁皇后一手带大的。因此,雍正登基后,称隆科多为舅舅。并且,在很多正式公文上,包括圣旨在内,一旦提到隆科多,雍正必在其名字前面加上“舅舅”两个字。佟国维的哥哥佟国纲、父亲佟图赖,祖父佟养真都是满洲着名将领,曾被封为“一等功”。这种家庭背景,以及隆科多在雍正登基时有拥立之功,直接促成了隆科多的政治地位。

雍正元年,在官场上有两大不成文的说法,分别叫“年选”和“佟选”,其中,前者是指年羹尧向雍正推荐的大臣名单,后者是隆科多向雍正推荐的大臣名单。清史学家孟森先生在《清史讲义》中指出:“世宗之立,内得力于隆科多,外得力于年羹尧。”也就是说,雍正之所以能够顺利登基,在外靠年羹尧,在内靠隆科多的支持。因此,年羹尧和隆科多在雍正初期可谓炙手可热,在雍正面前圣宠不衰。凡是这二人向雍正推荐的官员,雍正几乎一律照准,所以才诞生“年选”和“佟选”。

隆科多位高权重,深得雍正信任,他利用吏部尚书的职权,在朝廷人事上大做手脚,不断收受贿赂,卖官鬻爵,成为雍正朝的一大蠹虫。但是,隆科多和年羹尧不同,年羹尧在西北期间,娇纵跋扈,公开卖官。隆科多出身贵族,多年的家族经验告诉自己,太高调的大臣,最终只有死路一条。所以,隆科多虽然奸猾,但他和年羹尧走得是截然不同的路线,甚至他从内心,十分拒绝和年羹尧来往。隆科多在雍正面前,一直保持谦逊内敛,没有半点傲慢。

隆科多本不是雍正的嫡系人马,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,隆科多只有广泛结党。他借着打击八爷胤禩的契机,将胤禩麾下的鄂伦岱(领侍卫内大臣)、汝福(镶白旗护军统领)、阿尔松阿(刑部尚书)等人收入自己的门下,形成了铁打的营盘。雍正三年,年羹尧逐渐失宠,隆科多也在思考退路。

当年五月,隆科多秘密派人,把自己的财产运往全国各地20多个省份藏匿起来。其中,在山西的一座寺庙里,隆科多藏匿了20万两白银。这件事被雍正放在山西的眼线发现,迅速向雍正汇报。雍正听闻后,冷笑道:“舅舅身为柱石大臣,竟然行如此狡兔三窟的小伎俩,岂不是做贼心虚了?看来,朕需要对这位舅舅动手了。”当年,雍正派人密查隆科多。

仅仅用了半年时间,就查出了隆科多和其家人的诸多不法之事。但当时雍正正在和沙俄谈判,因为隆科多之前负责此事,比较熟悉,因此暂缓对隆科多动手,派隆科多前往阿尔泰岭和沙俄交涉。雍正本打算隆科多能够利用这个机会,将功补过,洗心革面。但没想到的是,隆科多私藏玉牒的罪证在这时被发现。玉牒乃是皇家隐私,隆科多私藏此物,说明有谋逆之心。雍正能容忍隆科多贪污受贿、结党营私,但唯独不能容忍他谋逆。触犯了雍正的底线,雍正一道圣旨,将隆科多从边疆召回,关押在畅春园,直到隆科多死于禁所。

隆科多作为雍正登基时的关键人物,雍正曾给他十足的信任和荣宠,只可惜隆科多的结局让人扼腕。隆科多的落马,一方面是自己的操守问题,另一方面,也和雍正的极度信任有关。